第二百二十章 黄道吉日
书名:开局一只猫 作者:腿毛飞舞 本章字数:4084字 更新时间:2021/06/23 01:02:30

山庄中央搭建有一座高台,铺着鲜红如血的红毯,此刻有许多舞女,正在其上翩翩起舞。她们身着若隐若现的轻纱,勾勒出曼妙身体的婀娜曲线。

此刻,喜气洋洋的山庄里坐满了宾客,这些宾客都在热闹的推杯换盏,或欣赏着高台上翩翩起舞的舞女。

游一凡一时有些怔神住,这是成婚?

新郎新娘又是谁?

最重要的是,为什么宿舍里却是另有洞天?!

游一凡皱眉。

游一凡回头看看来路,发现来路已经消失,身后是山庄的高墙大院。

而此时,正有酒水陆陆续续上桌,一道道人影在其间忙碌,纷纷端着菜肴上桌,这些菜肴热气腾腾,香气四溢。

而周围的人,也好像都没有注意到游一凡的存在,各自忙碌着,反倒是游一凡,啧啧称奇看着眼前四周。

目光里尽是惊奇之色。

他在进入第三间宿舍前,曾想到过许多种可能,会碰到许多种意外......比如红色高跟鞋女人并不是陆水瑶,他孤身一人陷入苦战;

也有可能是,第三间宿舍里根本就什么都没有,就像第一间宿舍一样,是空的。

但唯独没有料想到....在看似狭窄的第三间宿舍里,会别有洞天,这是桃花源记?

貌似这词用在这里有些不妥。

换个词,诗情画意?

因为这里的宾客或舞女都像是从画中走出一样,各个都是俊男美女,男的都是面白无须,女的都是一米八大长腿。

啧啧。

游一凡越看越是啧啧称奇,他索性随意找了一桌还剩一个空位的酒桌坐下,打算先静观其变。

因为他既没有在这里看到神秘失踪的红色高跟鞋女人,也没有看到可疑目标......

当游一凡在酒桌旁坐下,周围人似是直到这个时候,才终于留意到游一凡,目光看来。

“这位小哥好面生,你也是来参加府主婚宴的?”一位宾客好奇问向游一凡。

游一凡呵呵:“这位兄台问得好,不知道这位可知瞎子过河,为什么叫瞎子过河吗?”

宾客:“......”

“这不废话吗,因为他是瞎啊。”

游一凡做了个以拳击掌的动作:“说得好,那我再问一下,兄台可是瞎的吗,这里大摆婚宴,大家不是来参加婚宴,难道还是来参加离婚宴的?”

宾客:“......”

这位宾客当场被游一凡怼得黑着脸转过头去,不再搭理游一凡,郁闷的独自一人喝起闷酒。

就在这时,又有热气腾腾的新菜上桌,当几名宾客各夹了一口后,开始赞不绝口。

“妙,妙,这鱼肉烹煮得清香可口,鲜香,嫩滑,吃起来的口感极其鲜美。”

“这浓郁的汤汁,搭配上有劲道的嚼劲,让人禁不住吃了一口还想吃第二口,就是不知道这鱼叫什么?”

此时,酒桌上的宾客,纷纷动筷夹鱼肉,吃得连连称赞,然后彼此交流这是什么鱼,最后有人问到一直没动筷的游一凡,齐齐看向游一凡。

游一凡一脸表情认真说道:“既然你们问得这么诚恳,就让我给你们科普一下,这叫大蟒鞋,又名小白去,学名小脑许,医学用名又叫发福蝶,一般生活在沙漠,所以俗称小蜜哄。”

大家:“......”

一桌子宾客直接黑下脸,没人再去搭理游一凡。

就连那盘被他们吃得赞不绝口的菜肴,也再没人夹一口,心情郁结下,已经食欲全无。

游一凡倒是脸上神色轻松,乐得没人找他说话。

至于一桌子菜肴,游一凡看到就反胃。神特么知道这一桌子菜肴,又是拿什么稀奇古怪东西做的。

游一凡连忙转移注意力,不让自己把注意力放在酒桌上的菜肴,他看得反胃。

他开始详细打量起周围来。

可很快,游一凡眉头一皱,因为他闻到了血腥气味。

他一番寻找,很快看到跳舞舞女所在高台的一旁,还有一座稍小些的高台,血腥味正是从那座高台上传来的。

就见那上面落满了鲜血,还有零碎的人体残肢和内脏,此刻正有人在清理高台上的残肢碎片。之前正是因为被这些人挡住,所以游一凡才会没有第一时间发现到。

而在高台上,脊背笔直如枪的站着名俊俏青年。

有战斗后的能量波动气息!!

游一凡敏锐五感,捕捉到从高台上传来的残存能量波动。

人血、残肢、高台、俊俏青年、残存的能量波动....难道是红色高跟鞋女人被发现,已经被杀?

“府主的弟弟二府主,这次苦修后实力又大涨不少,即便连人里的天才,都不是其对手。”

“杀得好,这才能彰显府主和二府主的霸气!”

------——————

其它酒桌上的宾客议论纷纷,热闹讨论着。唯独游一凡这一桌的人,气氛不对,大家还沉浸在先前集体心情郁结,没人有兴趣参与进其它桌的讨论。

很快,游一凡从邻桌的零星交谈中,大致弄明白始末。

这里的主人叫府主,今天正是府主的大婚日子。

而那名俊俏青年,便是府主的弟弟,是亲的,也就是二府主。

府主抓来觉醒者中的厉害天才,许以一个很美好希望,能赢过他弟弟,便能重获自由。

可实际上,府主根本没有想过放走这些人。

因为这些人全都输了。

输的代价便是命丧黄泉,

府主许下的放人是假,磨砺其弟弟,不停喂招才是真。

游一凡看向高台上那青年的眸光,如寒冰般,渐渐冷下来。

就在这时,有喇叭唢呐声打断游一凡思绪,在一阵敲锣打鼓中,山庄的气氛一下被推到最高-潮。

“良辰吉日到了。”

“府主和新娘要出来了。”

唢呐吹的是《百鸟朝凤》曲子,

一下就把喜庆氛围烘托到最高点。

然后,游一凡看到敲敲打打,吹锣打鼓的一行人,从山庄深处走出来。

这些人的穿着像是古代迎亲队伍,穿着喜庆大红袍,脚上的鞋子是千层底,队伍中还有轿夫抬着花轿,穿行而出。

一顶花轿,两顶花轿,三顶花轿.......

转眼已抬出十顶花轿,可还在源源不断的有花轿抬出。

看着眼前一幕,游一凡一怔。

这位府主今天要迎娶的,到底是几位新娘?

这哪是成婚,

这分明就是三宫六院啊!!

为什么会突然想到黑山老妖!

而此时,就连比武高台上的那位二府主,也就是府主的弟弟,亲的,看到娶亲队伍出现后,也是转头默默看向娶亲队伍方向。

毕竟是亲的,

要祝福大哥和嫂嫂们,他目光默默看着一顶顶花轿.......

就当游一凡怔神之际,他听到了其它桌宾客的讨论声音。

“快看,快看,新娘子出来了。”

“府主霸气啊,要么不结婚,这一结,就是一次性迎娶三十六名新娘子。”

“你们都说错了,府主的正房夫人,只有一位,其她三十五名新娘那都是小妾,都是府主在过去两个月时间,慢慢俘获到的芳心。”

“一夜洞房三十六位新娘?嘶呼!”

俘获?

两个月?

三十六名新娘?

抢来的?!

有人失踪了!?

此时,整整三十五顶花轿,陆陆续续被轿夫抬出来。

直至,第三十六顶花轿抬出时,唯独这顶花轿与众不同,只见雕龙刻凤,镶金披银,其余花轿都是四人轿夫抬着,这顶花轿却是十六抬大轿,也就是整整有十六名轿夫抬着。

古人常说的八抬大轿,八抬大轿,并不是说有八顶轿子,而是有八名轿夫抬着的大轿子。

看着压轴出场的十六抬大轿,游一凡目光一凝。

看来眼前这位就是正宫娘娘了。

与之同时,游一凡眼角一瞥,他发现当随着十六抬大轿被轿夫们抬出时,高台上那位大府主的弟弟,亲的,二府主的身子踏前了一步,一直紧紧盯着十六抬大轿方向。

此刻,高台上的舞女们齐齐退居在高台一角,三十六顶花轿已在高台上稳稳落地。

“哈哈哈,今天是本府主的大婚日子,欢迎诸位给本府主这个面子,来参加本府主的大喜日子。”

随着十六抬大轿也最终落地,一声大笑,是从山庄更深处传出的。

“今天本府主,将要一次迎娶三十五位小妾以及一位正房夫人。”

“说到夫人,本府主与夫人是一见钟情,本府主今天刚与夫人相遇,两人就是一见钟情,夫人第一眼也被本府主俘获了芳心,两人情投意合。所以,本府主决定,今天立马成婚,这么大好日子自然是要尽早与人一起分享。”

“夫人之美,永远是本府主心中最美佳人。”

这位府主,一直是只闻其声,不见其人。

“府主,您一直夸赞夫人怎样怎样美,可否让我们也有幸瞻仰下夫人的神女容颜?”

“夫人。”

“夫人。”

在热烈氛围烘托下,宾客们开始起哄。

“说得好,有请各位夫人们下轿,一起来见过各位宾客。”虚空中,传出府主的威严声音

紧接着,便见三十六位新娘走出轿子。

三十六位新娘一字排开,头上都盖着大红盖头,人死气沉沉站着一动不动。唯独那名所谓的正房夫人,最另类。

只因其余新娘穿的是双枝、鸳鸯图,寓意夫妻并蒂莲和鸳鸯同心,头上盖着红盖头。只有正房夫人身上没有穿新娘服,而是,红色高跟鞋、红色吊带长裙,留有一头短发,气质高冷的东方古典美面孔.......

我敲,果然是大龄萝莉陆水瑶!

我说怎么联系不上!

原来失踪到这里了!

游一凡坐在酒桌上,摩挲下巴想着。

而此时这红色高跟鞋女人身上,正紧紧盘绕着一条青皮大蛇,如绳索束缚,限制了其行动自由。一颗硕大蛇头朝女人面孔丝丝吐露着尖锐毒牙,竖瞳里闪烁着狠毒幽芒。

看着眼前场景,游一凡觉得这位府主,肯定是对情投意合和俘获芳心,存在着什么误会。

这哪是结婚。

这分明就是逼婚。

女方不从,就直接强行绑来。

就在游一凡思考之际,婚宴进入了下一个环节,宾客献礼。只见由第一个人开头,周围宾客开始纷纷献礼,恭贺府主大婚。

离高台最近一桌的人,是起身第一个献礼之人。通常来说位置越靠前,说明这位宾客与新郎关系越是匪浅,一般不是至交好友就是父母亲戚,只见那一桌只孤零零坐着一个人。

此时,那独身而坐的人起身,开始准备献上贺礼。不过,当游一凡看清那人五官后,脸上露出大出意料之外的吃惊,然后目光若有所思,最后露出恍然之色。

这场别开生面的婚宴,还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......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